加入收藏在线咨询
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传媒 >

首页|凤凰城平台|首页

作者:admin时间:2020-09-20 17:15浏览:

  首页凤凰城平台首页_4981002_近年来,随着网络游戏行业的迅猛发展,与游戏相关的纷争不断引起讨论。网络游戏属于什么作品?游戏直播画面是否受著作权保护?如何看待行业的不正当竞争问题?

  近日,上海交通大学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院举办“网络游戏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研讨会”,来自业界、学界、司法界的代表就网络游戏领域的热点争议话题,进行了交流与探讨。

  研讨会上,主办方还联合中国版权协会网络游戏版权工作委员会发布《网络游戏知识产权保护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建议在立法层面上明确网络游戏整体属于视听作品,对游戏侵权行为及时采取行政措施。

  受新冠肺炎影响,今年上半年用户的娱乐需求被放大,网络游戏用户规模持续扩大。根据2020年7月,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和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国内网络游戏市场规模增速明显,2020年1月至6月实现营收1394.93亿元,同比增长22.34%,用户规模近6.6亿人。

  从行业发展趋势看,《白皮书》认为经过二十余年的发展,我国游戏行业进入成熟期。未来行业竞争不再单纯是“量”的比拼,而更多是“质”的较量。根据《2019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相较2018年,目前我国游戏用户规模增速放缓,去年游戏行业用户仅增加0.1亿人。

  此外,新技术的变化发展也将驱动游戏新业态。《白皮书》认为,随着5G时代的到来,云游戏、AR/VR游戏等前沿市场将迎来快速发展机遇,造就新的商业模式。在云游戏场景下,所有的运算都在云端服务器进行,可起到弱化用户硬件要求的作用。据悉目前包括腾讯、谷歌、苹果等大型互联网企业、运营商、硬件厂商都在布局云游戏平台。

  《白皮书》还发现,网络游戏行业发展的另一明显趋势是,以游戏为核心,电子竞技、游戏直播和短视频等产业的融合加快。比如近来,哔哩哔哩、快手、抖音等平台宣布入局游戏领域,向头部游戏直播平台虎牙、斗鱼、企鹅电竞等发起挑战。

  南都记者注意到,去年12月,哔哩哔哩以8亿元的价格获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区三年独家直播版权。今年8月,快手宣布收购YTG电竞俱乐部,正式进军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

  “从行业整体竞争层面看,短视频的直播已经开始进行跨界竞争。”艾瑞集团互动娱乐垂直研究部总监郭成杰表示,游戏短视频与游戏直播平台间用户高度重合,60%左右的游戏及娱乐直播用户同时是短视频用户,在游戏直播平台和娱乐直播平台上,分别有77.3%和62.6%的用户同时观看游戏和娱乐直播内容。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李青指出,对用户的竞争是互联网平台经济竞争的核心。这一竞争模式的要点在于,以特定场景包括需求聚合用户,不断发现用户的新需求,增加用户粘性或提高转移成本。

  “在分析游戏直播领域相关市场和竞争模式问题时,需要在更大范围、更长的时间,以用户的注意力为主,考察供给替代和需求替代,还要考虑潜在竞争者因素。”她说。

  规模在千亿级的网络游戏市场是块“诱人”的蛋糕。随着竞争的不断升级,与游戏侵权有关的案件不时出现。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院长孔祥俊表示,网络游戏涉及诸多方面,包括商标、专利、著作权、不正当竞争等,其中涉及的法律问题和技术商业模式有着直接关系,而后者又是推动法律发展的一个重要力量。

  关于网络游戏的作品属性,《白皮书》梳理相关的司法判例发现主要观点包括,以反不正当竞争法对网络游戏相关权益加以保护;将网络游戏视作计算机软件,或网络游戏中特定部分元素作为美术作品、音乐作品及其他类型作品等加以保护;以及将网络游戏连续动态画面作为类电影作品等。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张莹认为,对于网络游戏来说,只要符合作品构成要件就应当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具体到某一类型的网络游戏的游戏画面是否可以视为类电影作品,应重点衡量该画面是不是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具有独创性的画面组成。

  《白皮书》认为,就现行立法框架下,网络游戏还难以归入我国著作权法中的任何一种作品类型,建议借助《著作权法》的修法契机,明确视听作品的定义并将网络游戏整体认定为视听作品,从而回应游戏行业的核心关切。

  有观点认为,由于不同玩家操作同一款网络游戏,会产生不同的游戏画面,过程中体现的是玩家的个性化判断和操作,因此网络游戏的连续动态画面著作权归属于玩家。但《白皮书》发现相关司法判决予以批驳,理由是——玩家不同操作产生的不同选择并未超出游戏厂商预先设置的画面内容,并非脱离游戏之外的创作。

  在论坛上,北京大学教授张平认为,从研发角度考虑,游戏著作权应当属于游戏开发者和投资商。同时玩家、游戏主播的参与在游戏市场推动和利益回收上,发挥了巨大作用,其中的利益关系如何平衡值得探讨。

  为了强化网络游戏知识产权保护,《白皮书》还建议在行政执法层面,可考虑定期发布并建立侵权游戏及企业黑名单、畅通投诉渠道,并对游戏侵权行为及时采取行政措施。

  《白皮书》在司法层面则建议,出台相应的审理指南,统一司法裁判标准,同时根据网络游戏行业的特性,可考虑降低诉讼维权成本并适当提高赔偿额。

  南都记者注意到,已有地方法院开始探索相应的规则。今年4月,广东高院发布《关于网络游戏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的审判指引》,对游戏画面著作权保护、游戏直播侵权与否等问题作了回应。这也是国内网络游戏领域首个地方性司法规范。

  除了司法和执法层面,《白皮书》还建议处于网络游戏产业链上的企业恪守商业道德,积极配合监管,维护正版化的网络游戏营商环境。在行业协会层面也可有所作为,比如制定相关的行业自律准则,构建不同主体的沟通调解渠道,为网络游戏行业的健康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QQ:4981002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
邮箱:4981002@qq.com